元宇宙 撇去浮华

来自: 北京商报 收藏 邀请

编者按:2022年,在元宇宙、AI、量子等众多前沿领域,不仅有大厂和创业公司,还有更多传统机构也蜂拥而入。无论是大洋彼岸的Roblox、Meta,还是身边的AR、VR、脑机、算力,各种概念和产品层出不穷。前沿科技领域卷起的商业旋风,正从上游加速传导至下游,通过由虚入实场景化应用,匹配真实需求与未来世界,在彼此细分的商业赛道上大浪淘沙,这究竟是一个酝酿巨大机会的“新风口”,还是看破不说破的商业谎言?

2022年11月的某一天,“元宇宙之父”、《雪崩》作者尼尔·斯蒂芬森打来跨洋视频通话,与中国读者交流心得。同一时间,聚力维度在为更好展示虚拟数字人AIGC平台“赛博演猿Cybactor”忙碌着。

即使某天元宇宙的各项技术都臻于完美,带来的逼真体验也仅仅来自创造者的想象,变化多端的现实世界依然是一切惊喜的源泉。”相比30年前创造Metaverse(元宇宙)时的恣意飞扬,30年后尼尔·斯蒂芬森反而谦虚起来。

连通现实与虚拟,从科幻到科技,被重新定义的不只是尼尔·斯蒂芬森。元宇宙不再只是赛博朋克文学或艺术概念。当它拥有了生产力:赓续PC互联网、移动互联网基因,融汇AI、5G、区块链、云计算、Web3.0等匹配性元素,元宇宙想掌握两个世界平衡融通的变革力量,为了这个目标,注定要沉淀喧哗。

三生万物

2021年3月,游戏公司Roblox作为“元宇宙第一概念股”登陆纽交所,首日市值即破400亿美元;随后不久,社交巨头Facebook更名“Meta”,押宝元宇宙概念。

在中国,百度、腾讯、字节跳动等平台巨头欣然入局,更涌现了一大批中小创业公司,数量之多市场机构统计口径完全追不上。根据天眼查实时数据,截至2022年11月,仅名称中带有“元宇宙”字眼的注册公司就超过800家。

但同一个元宇宙,不同赛道不同精彩,呈现在客户面前的,也不是“虚拟世界”一个字所能概括,数字人/虚拟人、VR/AR/MR、文旅元宇宙、3D设计/舞美、数字孪生、虚拟社交/游戏、智能引擎/平台等落地场景或产品背后,是各个公司和团队找到相似的底层逻辑。

“采用AIGC技术可以高效率、低成本生成上百万个行业价值在50万元级别的数字人形象”。聚力维度希望,通过赛博演猿Cybactor,构建真正大众可参与的元宇宙内容创作平台。AIGC,利用AI技术自动生成内容,是UGC(用户生成内容)、PGC(专业生成内容)之后最新的内容生产方式。

UGC和PGC,印证了PC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两个一脉相承的时代。

1994年4月20日,一条64K的国际专线从中科院计算机网络中心通过美国Sprint公司连入互联网,实现了中国与互联网的全功能连接。此后近30年时间,中国互联网产业高速发展,以技术和媒介特性对年轻的中国互联网进行断代史分析,先有PC互联网,后有移动互联网,如今又走到了新的转折点。

同样走到转折点的是聚力维度,2017年,时任公司CTO赵天奇(现任公司CEO)意识到,数字孪生、虚拟化身将是下一代互联网平台实现沉浸式体验的关键所在。自此,聚力维度从人工智能2D转3D平台,果断转型数字人方向研究,虽然当时并没有元宇宙概念的提出。

每个新时代的起点,大胆预测是实现目标的第一步,元宇宙是不是PC互联网、移动互联网之后第三次网络生产力革命?得益于AIGC技术落地,元宇宙在数字人、VR/AR等具体应用层面展现了跨越式的增长。

纵深节奏

让每个人都能拥有属于自己的高级别数字人,让每个人都能在元宇宙中体验沉浸式创作。聚力维度的长远规划也是每一个元宇宙公司的愿景。

“数字人作为元宇宙的重要实体和生态,作为连接用户情感与VR、AR等硬件设备的交互中介,未来将为我们的生活和生产带来更多便利”,凌云光围绕机器视觉与光通信开展业务,以光场技术为核心,打造集光场建模、动作捕捉、XR拍摄为一体的数字内容制作平台。

光场技术作为一种能够利用多维光学信息实现高分辨率成像、超景深成像、可渲染动态重建的共性底层技术,对于先进制造能力、遥感测绘探测能力级、Web3.0数字内容制作产业工业化升级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。

北京河图则更关注元宇宙基于虚实融合空间的全栈能力建设(IAAS+PAAS+SAAS)、数字空间运营、用户统一入口搭建等维度。

具体到场景落地上,通过大规模高精3D地图构建、数字空间基础设施搭建、数字内容创作运营、资产管理交易等技术能力,北京河图在数字城市、文旅文博、商业地产、党建教育等多个行业,实现了导航导览、文化复现、文物复原、氛围渲染、游戏社交等应用。

据悉,凌云光在数字人(包含影视制作)领域已与腾讯、央视等行业建立了长期的合作关系。在央视春晚刘德华“云”同台节目《牛起来》、北京冬奥元宇宙冰雪嘉年华《集光之夜》、电影《疯狂的外星人》等都有凌云光底层技术产品上的支持;北京河图虚实融合技术已经在北京西单商圈、大栅栏商圈、北京中轴线、敦煌莫高窟、大唐不夜城等商业和文旅场景落地。

殊途同归

以内容为聚焦的数字人从业者已经走出不一样的风格,而更为外界熟知的VR/AR产业更是走了一条曲折但始终向前的路线。2016年就被称为国内“VR元年”,但这个细分市场起起伏伏,从爆火到冷静,从陷入低谷到再次提速,在元宇宙风头的二度催化下,VR/AR产业有了更为稳重的表现。

早在2012年谷歌发布Google眼镜的时候,灵犀微光创始人、CEO郑昱就关注到了AR赛道。尽管当时还没有从北京大学光电学院毕业,但郑昱认为,Google眼镜在显示效果上与他想象中的预期差距太远。毕业之后,郑昱创立了灵犀微光。

作为主攻AR核心器件光学引擎的厂商,灵犀微光综合研究市场上多种解决方案后发现:AR眼镜在光学显示技术上大多采用自由曲面、BB方案以及光波导三种。尽管BB方案努力向普通智能眼镜靠齐,但受限于固定光路原理和体积等问题,它存在几乎不可被攻克的原理性问题;自由曲面方案在显示面积、透光度、亮度等方面的表现不尽如人意。

因此,灵犀微光认为,阵列光波导技术相较同类型技术品类更为成熟,显示效果也更加接近物理上的彩色显示器,AR眼镜的终端解决方案还是要从光波导中去寻找答案。

同属AR赛道的Nreal则着眼于全球,2020年9月至今,Nreal先后实现在韩、日、欧、美等国际市场的商业化落地,并于2021年11月携手中国移动咪咕公司推动AR内容生态在国内市场的发展。2022年三季度国内消费级AR眼镜市场中,Nreal以34.5%的市场份额位列第一;在美国和日本的亚马逊平台,Nreal持续占据智能眼镜品类销量榜第一。

在消费级产品层面实现将AR眼镜、手机厂商、电信运营商、AR内容生态全链条连接打通,是Nreal的战略规划,这家公司认为,AR的第一个核心场景是智能投屏或者叫口袋巨幕,首先眼镜要非常轻巧,能够非常舒适地佩戴,不受使用场景限制,体积小方便携带。同时要能获得一个非常棒的显示效果,这个显示效果是要和当下任何显示器产品能去对比的。

生存法则

PC解放了算力,互联网解放了连接性,但移动互联网世界也有弊端,所有信息局限在了一个二维屏幕之内,Nreal希望用AR去解放体验。

“目前市面上并不是所有AR眼镜产品都能达到口袋巨幕的标准,也只有达到这个标准,用户才会做出选择。”Nreal的用户法则,也是其他元宇宙公司亟待解决的生存之道。

作为一家上游元器件厂商,灵犀微光想要直接获得市场反馈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如何为AR设备市场提供一整套可靠的AR眼镜参考解决方案,从自研AR眼镜参考机型阿拉丁Zero,到系统打造“阿拉丁系列·轻薄型AR眼镜参考机型计划”,灵犀微光联手中下游产业链共同开启AR光波导全面商用进程。

凌云光相关人士则认为,目前元宇宙仍处在探索阶段,虚拟现实的效果还无法满足人类沉浸式视听需求,其主要障碍是难以复刻现实世界中的人与物并建立数字内容,从而无法给元宇宙的体验者们一种真实的感知。

同样担忧的还有聚力维度,“而以数字人为中心的产业技术已经处于成熟阶段,但与此相关的数字内容却处于极度匮乏阶段,即元宇宙的内容严重不足,比如虚拟空间建设、虚拟人物设计、虚拟社交游戏等,以及围绕着这些元素构建的新的商业模式,比如元宇宙营销、元宇宙电竞、虚拟偶像运营、虚拟展会等”。

但面向未来,元宇宙人心怀希望。聚力维度预计,2022年底依靠元宇宙节目、综艺实现千量级数字人应用。“只有让每个人都能拥有属于自己的高级别数字人,让每个人都能在元宇宙中体验沉浸式创作,元宇宙才能迎来真正的爆发与突破。”

精彩阅读

联系我们
商务QQ:2480921353
微信:2480921353
商务邮箱:2480921353@qq.com

扫一扫关注我们

Copyright  ©  链安财经  版权所有